Consultant

members login

最新

【琴棋书画】围棋那些事儿——围棋的智慧

2017-09-13 19:19

  《左传·襄公二十五年》:“今宁子视君不如弈棋,其何以免乎?”杜预注:“弈,围棋也。”孔颖达疏:“沈氏云:围棋称弈者,取其落弈之义也。”可是,“落弈”又是什么?笔者也不甚了了,还得查一查。

  围棋,自从它横空出世那天起,人们便陷入与、推崇与的纠结当中。它本是一种游戏,可是人们从来都不把它看做单纯的游戏。人们从这计算与攻防的游戏当中,得到了意外的收获,这就是:

  围棋其实很简单,棋子只有两种,一模一样的黑子若干颗和一模一样的白子若干颗;棋盘上也只是直来直去的纵横十九道网格。然而就在这简单的黑与白之间,演绎着3的361次方种的变化。它就如同易,在简单的变化中,包容得下整个。

  不知从什么起,人们不知不觉地就把围棋上升到了哲学的高度,赋予围棋以深邃的含义。

  班固《弈指》曰:北方之人谓棋为弈。弘而说之,举其大略,义亦同矣。局必方正,象地则也;道必正直,体明德也。其有黄黑,分也;骈罗列布,效天文也。四象既陈,行之在人,盖王政也。臧否,为仁由己,道之正也。

  《西京杂记》曰:杜夫子善弈棋,为天下第一。或讥其费日,夫子曰:“精其理者,足以大裨圣教。”

  《新语》曰:世言围棋,或言兵法之类。上者张置疏远,多得道而胜;中者务相遮绝,争便求利;下者守边隅,趋作罫。犹薛公之言黥布反也,上计取吴楚广地,中计塞成皋遮要争利,下计据长江以临越,守边隅趋作罫者也。

  魏应玚《弈势》曰:盖棋弈之制,所由来尚矣。骆驿雨集,鱼鳞雁峙,奋维阖翼。固卫边鄙,寇动北叠,备在南尾。

  当我们屏气凝神关注于棋局的时候,当我们苦心经营一块实地的时候,当我们为一角的死活而冥思苦想的时候,当我们为对方一条大龙而煞费苦心的时候,当我们为提子而开心的时候,当我们为胜利而庆祝的时候,我们是否领围棋的智慧呢?

网站统计
RSS